ChriiiiiiisHo

打脸,已废,现充,烦请取关

Ate my soul


I'm not the only one 


Shaw一直很奇怪,Root每年这天看自己的眼神总是很奇怪,怎么说呢,很复杂。像夹杂着深情的回忆,以及莫名的疏远与冷漠……从前她并不曾多想,那时Root于她也不过是个psychopath,她们也未曾想要进一步,或者说挑破那层窗纸。毕竟“This is a war”,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们在一起有两年了,而Root的眼神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今天刚好TM没有吐出新号码,左右无事的她决定看看Root究竟瞒着自己什么。她在Root出门后系紧围巾,戴好黑色毛帽,出门。


一路上Root并没有什么异常,她先是进了一家书店,店员热情的跟她打招呼。Shaw没敢靠太近,Root的警惕性并不比她低,只是远远读着店员的唇语,似乎是说“…as usual?……” 


她也没去也问询店员Root到底买了什么,店员事后会告诉她的,而Shaw并不想让Root知道自己跟踪她,尤其是当自己试图窥探她不愿告知的隐私。 


Root接着去了家花店,买了束花,Shaw对花并不了解,只是觉得颜色并不喜庆。她远远的吊在后方,也看不清是什么花。 


也许是探望什么人? 


Shaw如是想着,只是从不曾听她提起过什么。 


Root继续走着,一拐弯,走进一片墓园。Shaw在门外盯着墓园的牌子看了好久,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跟进去,毕竟里面可能是Root逝去的某个亲戚朋友,而Root从不愿提及过往,明显,她不愿别人触碰那些回忆……


Shaw在门外踌躇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进去看一眼,毕竟都跟到这了,就看看是谁,让自己安心。 


Shaw躲在树后,远远看着Root站在一块墓碑前。花束被放在墓碑前,以及那本书店包装好的书,Root深情的抚摸着碑沿,静静的站在那好久。


冬日的寒风让Shaw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紧了紧身上的黑色大衣,却发现这透骨的冷意并不是来自身体本身……她看到Root似乎拿手背蹭了下脸,然后唇瓣一张一合的对那块墓碑说了什么,似乎还歉意的笑了笑,低头摆弄起手机来。 


嗡~嗡~ 


Shaw感觉自己大衣口袋里传来的震动,掏出手机看了眼。 


             我在超市,今晚想吃什么? 

                                   ——Root


Shaw握着手机的手收紧,又松开,一心两用的看着Root回着短信。 


牛排。 


                好~乖乖在家等我,我一个小时后到家。 

                  Kiss kiss 2 u~ 

                                                       ——Root

Shaw收起手机,突然不想再做回复,所幸,Root了解她性格,并没多做纠缠,也可能太过了解了…… 


Root收起手机,转身走出了墓园。Shaw没跟上去,她知道Root会直接去买牛排回家,她了解Root,就像Root了解她一样。 她又在树下等了一会儿,确定Root走远后缓缓走向那块墓碑。 


墓碑上有青苔的痕迹,明显是上了年岁。墓碑干干净净的,没有多余的墓志铭,没有年月,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 


                Hanna


她低头看了看花束,是百合,白百合。书的外包装上有张卡片,写着——

       

            献给最爱的Hanna,always and forever. 


Shaw感觉古井无波的内心有什么在剧烈翻滚,那些字深深刺痛了她,双眼有些干涩……抑制不住的冲动促使她狠狠的撕下书本外部的包装,然后揉成一团,狠狠的丢向远处,里面的书籍掉了出来…… 


                   献给阿尔及侬的花束。 


…… 


Shaw不记得自己呆立在墓碑前多久了,她反复想着每年Root都会送给自己同一本书,不管她愿不愿意,直到信息的震动让她脱离了无果的思索。 


               Where r u baby? 

                   我回到家没看到你,不乖哦~ 

                                                     ——Root


…… 


Say something 


Shaw每一天都在观察,她把自打Samaritan覆灭后就许久不用的侦查技能捡了回来。她查询到关于Root和Hanna的那些往事,并从中推断演算事情的走向。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一个二轴人格的情感有所缺陷的人,Shaw觉得这两年的安逸生活让她越来越软弱,软弱的不像自己……她不介意Hanna,毕竟谁都有ex,但让她不安的是,她觉得自己像个替代品…… 


她开始疑心,往日未曾注意的点滴都被逐一翻出……比方说本来金发的Root……或者Samantha那一头染成棕色的长卷发……比方说对方第一次看见自己时那谜一样的倒吸气以及将自己绑在椅子上时那兴奋莫名的眼神……还有每年圣诞必送的《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还有无数次眼神仿佛穿过自己,无声的张了张嘴,在自己察觉出来前幻化成"hahhahhahhah"的古怪笑声。以前只道这女疯子又在看着自己傻笑,现在想看,其实是在脱口而出"Hanna"前的及时改口吧…… 


Sameen Shaw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她发现即使是这样——被当成替代品,自己也再无法离开Root了……在一起这两年来,自己的二轴似乎有了好转,她被那女疯子软化了……她开始会担心没按时回家的Root是不是遇上什么意外,出差时天气变换又担心家里的女疯子会不会生病,雨天会提醒她带伞,赶不回来吃饭会电话通知她自己先吃别饿着等,甚至回家了还要检查下垃圾桶看看有没有什么厨余垃圾——确保这生活不规律的女黑客确实是有听话进食…… 


只是有些事情一旦知道后,便如鲠在喉,胸口传来的阵痛仿佛是心中的刺在反复提醒自己一般——You're not the only one


是嫉妒令人抓狂。 


Shaw再也无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和Root继续过着平淡的日子了,在她平安夜再次收到一本《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后…… 


-Root,we need to talk. 


她阴沉着脸,手里死死攥着那本该死的书——那本与她在墓园里看到的一模一样的书……甚至连扉页上的题语都和卡片上的一样,万幸,Root还记得自己叫Shaw,而不是Hanna。 


-What? 


Root睁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面前暴怒的小个子女人。她有些搞不明白,这次又是为了什么,自从Hanna祭日后,Shaw的情绪变得愈发不稳定了。 


-You kown it. HANNA. 


Shaw扬了扬手中的书,刻意强调了那个名字。她看着Root,一直盯着她,直到她再也无法维持脸上的无辜表情,笑容开始变得僵硬,然后一片一片剥落……Shaw很享受这个过程,她感觉这是近段时间来自己最舒爽的时刻,哪怕是墓园回来那天,Root在身下被死命索取乃至哭喊自己名字也没有今天这么舒爽。 


报复的快感。 


以及狠狠撕下她脸上那种厌烦假笑的舒畅。 


只是Sameen Shaw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Root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疏离而又冷漠…… 


It takes me apart... 


席卷而来的慌乱将她从报复的愉悦中抽离,随着沉默的蔓延,她感觉自己的体温被一点一点吸走,只剩血液冻结带来的麻木以及微微的刺痛感,一点,又一点的,侵蚀着她的心…… 


-Did you hear me?

   Say something,Root. 


她决定先开口打破沉默,但Root不说话,依旧那么看着她。 


-Say something! 


Shaw莫名的感到一阵恐慌,眼前的女人……仿佛不再是自己认识的那人一般,仿佛这几年的患难与共如电光幻影,那些甜蜜、那些缠绵、以及那些生活的琐碎温馨……难道…都是错觉吗?…… 


-Say something,Root......

     And...Please…… 


Shaw大概一辈子也想不到自己会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一个人,而这个人还是Root……可高个子女人只是看着她,不说话,即使她为她将自尊与骄傲嚼碎咽下…… 


-Please,Root……Talk to me…… 


…… 


-Please……Just…Just talk to me…… 


…… 


Shaw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不知道,原来爱情让人强大的同时,也令人软弱…… 


你是我的盔甲,也是我的软肋。 


Shaw不记得自己到底有几次死里逃生,那时她的信念,不过是不能让Root等不到她回家吃饭…… 


-…… I would be the one……

     If you want me to……


 …… 


Shaw从不知道自己能委屈求全到这地步,而她现在所求的,不过是能继续安然无事,或者装作一切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卑微的留在Root身边。但Root没说话,她只是皱着眉头,眼神里闪过一丝厌恶,以及……一丝不忍的怜悯……将头扭过一边,只不看她……不看她久久跌坐在地上失神,不看她用尽全力撑起重逾千斤的躯体,不看她步履艰难,踉跄着走向门口…… 


-……我明白了…… 


嘭! 


不看她关门前眼角滑落的泪…… 


…… 


Young and beutiful 


啊! 


老妇人似乎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她抬头看了眼病床上静静躺在的人,又看了看床边的仪器。 


还好,一切正常。 


双手搓了把脸,额头上那因为趴在病床边沿睡觉而留下的红印子还未消去,在布满褶皱斑点的苍白脸上形成剧烈反差。


她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艰难的拖着苍老的身体穿过长长的过道,消失在阴影中。


呼...

呼...


走道的阴影里若隐若现的传来沉重的喘气声,以及轻微的水声,步伐声渐近,老妇人吃力的提着一个小桶走进卧室,桶里的水晃动着,一路撒了不少。她又仔细眯着眼睛看了看仪器上的各项数值,满意的点点头,开始拿起毛巾湿水,默默的为床上的人擦起身。


-Sameen,今天天气不错,纽约的冬日暖洋洋的,很适合出去晒太阳呢......


嘀....

嘀....

嘀....


回应她的只有仪器的嘀嘀声,以及床上的人平静安详的睡容。


-你知道吗?我刚刚又睡着了....

  为你读的书又掉地上了,等会儿再读给你好吗?


心电图上的折线规律的起伏波动着,老妇人看了一眼,转过头冲床上沉睡的人笑笑,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又是一年圣诞节,Sam说今天会提早从FBI下班,她真的很像你呢~


可惜你看不到。


-Sameen.....

 你知道吗?Sam今天终于是正式的FBI探员了,我也可以放心了。她小时候一天到晚揍人,像你~


说到这,老妇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很快又被无法抑制的咳嗽止住。


-Sameen....

Sam最近一直追问我,为什么你一直在睡着....

 我一直瞒着她,我瞒着她你是做任务时伤的....


......


-Sameen,对不起....


......


-If I....If I.....


满头银发的老人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她无助而绝望的声音在挤满仪器的拥挤卧室里回荡着,设备的嘀嘀声伴随着泪水滑落在地的滴滴声。


......


Root赶到医院时,看到面色苍白的Shaw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她小小的身子仿佛陷进去一般,快要被白色巨兽吞噬,她往时丰盈饱满的唇瓣也想脱水一般,布满干裂的唇纹,也失去过往的红润。


Root呆立在门前看着Shaw,内疚、自责与悔恨一瞬间袭来,将她淹没......


暴怒的Resse攥紧拳头就要向她冲过来,但被神情复杂的Finch拉住了......


-John.....Can you leave us alone few minutes?


Resse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着Finch点点头,从Root身旁走过,不看一眼。


Finch看着被关好的门,又将目光转回呆立在前的人身上。他轻咳了几声,在Root将呆滞的目光挪到他身上时,开口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这样的,Miss.Groves。这是起德西玛的余孽发起的报复性活动,Mr.Resse在TM吐出Miss.Shaw的社保号时已经尽快赶去了,只是...只是Miss.Shaw当时不知什么原因....


Finch停顿了一下,迟疑的看眼Root,又垂下眼皮继续道。


-Miss.Shaw她喝了很多酒......据酒保说,她快要把他们酒吧的存货喝光了,所以...所以她的行动出现了迟缓....


Root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她突然想明白了许多事情,许多原先被潜意识回避去想的事情.....她先是扯了扯嘴角,然后神经质的笑了,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大到眼泪开始无法克制的溢出,最后靠着墙面的支撑缓缓滑坐在地上....


Finch有些不忍的看着抱膝埋头哭泣的棕发女人,她又哭又笑的声音让他有些担忧,但另一方面他也埋怨Root,他神色在不断变幻着,最终深深叹了口气,离开了快要将他压得喘不过气的“牢笼”,把空间留给Root.....


.......


Root不知道自己晕过去了多久,当她从冰凉的地板上爬起来时,满脑子都是Finch临走前的那句——


          Miss.Groves.....

          医生让我提醒你...做好Miss.Shaw醒不过来的准备....


…… 


自那天后,Root默默接过了照顾Shaw的责任,她推掉一切外勤任务,只在家中做技术支援,时不时编写些程序编码挣钱养家。她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照顾沉睡不醒的Shaw身上。


为她按摩身上的肌肉防止肌肉萎缩,为她擦拭身体保持清洁,每过十来分钟查看一次仪器数据是否正常,呆呆的看着Shaw沉睡的侧脸,对着她说话,即使这一切都没有回应…… 


一开始,Root还能角色扮演Shaw是睡美人,而自己也是那命中注定会吻醒公主的王子,常常吻后嘟着小嘴抱怨说Shaw贪得无厌骗自己吻她,然后不厌其烦的反复吻着。早安吻,晚安吻,以及只分隔几分钟也要装成一副久别重逢样子惊喜般雨点一样的吻。 


但渐渐的,她演不下去了…… 她骗不了自己,愧疚与自责无时无刻不在折磨她…… 她开始酗酒,她自暴自弃,一面哭,一面骂Shaw。 


你怎么能……你怎么敢留我一人…… 


但每每骂完后又开始一个劲的道歉,她死命的拍打自己的头,扇着自己的脸,痛哭流涕的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原来我是爱你的…… 


每次宿醉醒来,Root又觉得她不能这样,她不能这样放任Shaw不管,但那些痛苦紧紧的缠绕她,不断收紧,她快要崩溃了…… 


在某次绝望自杀后,Root莫名的,从浴缸里醒来。她看着血晕染了满满一缸的水,突然一下冷静了下来。 


-Call 911. 


她对着TM说着,很快,救护车将她接走。包扎结束后,她不顾医务人员的劝阻,执意要回家,因为,Shaw在家等她…… 


打那以后,Root再也没有酗酒,也没继续试图了结自己捡回来的余生。她开始积极的拜托TM为她物色人选——一个女儿,一个与Shaw有最大相似度的女儿,因为她感觉捡回这条贱命后,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她需要一个能代替自己照顾Shaw的人,而私心里,她希望万一……万一哪天Shaw醒过来,看到那个女孩,能明白自己…… 


…… 


领着女孩儿来到家中的是Resse,Root从没想过Resse还愿意见到自己。他深邃的眼神仿佛无底洞一般,眼神深处仿佛有什么在酝酿演化,但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身前的女孩推向她,手僵硬的拍了拍Root的肩膀,走了。 


…… 


Root带着小女孩走进布满仪器的卧室,指着躺在床上的人说。 


-Now,she's your mama Shaw,and I'm your mommy Root. 

   You're our daughter,Sam. 


她看着眼前倔强的看着她的女孩,笑了笑。 


Shaw,她跟你一样呢,都那么不好调教……但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 


…… 


日子就那么一天一天过去,Sam一天天的长大,她越来越像Shaw,Resse也常过来教导她一些枪械格斗技巧,一切都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除了依旧长眠不醒的Shaw…… 


…… 


-Shaw……还记得消毒那晚吗?……

  街灯映出你一脸暖黄,我们笑着走过半里长街。你跟我说——

          I think there are things I care about.


-我很高兴你没跟Tomas一起走,而是选择留下。你说TM没办法像从前那     样提醒我,终于可以突然冒出来吓我了,可是你忘了啊,街灯把你的剪影     印在地上,我早就知道了。你轮廓那么好看,我又怎么会认不出?

苍老的女人细细的抚过床上那人的轮廓,浑浊的眼中满满的温柔。


-我当时有些不敢相信,你竟然会来接我,呵~眼泪都快要感动得流出来了,   强忍着才敢细看呢......咳咳!咳!.....


-Sameen......如果...如果你现在醒来.....你还会认得出我吗?我已经变得又老     又丑了....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老人自嘲的笑了笑,对自己脑海闪现的疑问感到滑稽可笑。


-I konw you will.


她轻轻吻了吻那早也不再光洁的面庞,即使皱纹爬满你好看的容颜,即使韶华已逝,我也依然爱你,就像我知道你会依旧爱我如初。


缓缓直起俯下的身子,她突然觉得周围的光线有些暗。


奇怪,不过下午,天怎么就黑了?


随即释然,强忍眼泪的她在病床边的椅子坐下,握住那人的手。


-Sameen.....我是不是要死了?

  好可惜呢....没能看着你苏醒,没能告诉你Hanna早就不重要了....

  没能亲口跟你说对不起,是我太胆小,不愿承认自己真的动心了....


......


Root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渐渐涣散,她紧紧的握着Shaw的手,眼神一刻也不愿从她身上移开。她细细的看着Shaw鬓角的每缕银发、每道褶痕,趁黑暗将她吞噬前牢牢的将这个爱了半辈子内疚了半辈子的女人刻入心中。


在光明消退前,Root似乎听到开门的钥匙转动声,像是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她安心的闭上了双眼。


Sameen....以后就由Sam来照顾你吧....我也累了,该好好休息了....


.

.

.

.

.

.

.

.

.

.

.

.

.

.

.

.

.

.

.

无尽黑暗退散后,炫目的白光让Root看不清自己身处何处。


天堂吗?

真好笑,自己这种人,居然能上天堂,上帝可真会开玩笑。


Root.....


........


Root.....


........


嗯?!

那缥缈的声音......为什么听着有些熟悉?


光芒退散后,终于能看到东西的Root终于分辨清身前那模糊的一团白雾是什么——一个惊喜万分的老妇人。


一瞬间,她明白了一切。

Root伸手抚摸着Shaw苍老的侧脸,眼泪不住的落下。


-Sameen.....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 都可认得你
 

 

=================================


其实本来没有最后的部分的,就是约定这部分,因为本来这是要拿去写另一篇长相守的。不过后来懒了,就把Ate my soul长相守合一块了OTZ

有没有觉得结局逆转的有点爽啊?一秒BE变HE~


Ate my soul本来就是想写大锤被替代品,然后植物人,结果根妹发现自己原来早就爱上大锤的了只是一味催眠自己是拿她当Hanna的替代,然后心痛万分一直照顾植物锤到死。而标题就是指那种仿佛被吞噬被咀嚼的疼痛感,一遍一遍反反复复的冲刷你的灵魂的感受。这是本来的圣诞贺文


然后 长相守 就是打算写根妹成了真.psychopath了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里面——她幻想里大锤死了宅总死了她忍辱负重进小撒内部潜伏多年然后和李四组成复杀妻之仇二人组里应外合轰掉小撒端掉德西玛然后两孤胆英雄分道扬镳根妹独自一人跑山里面孤独终老。但实际上!实际情况是德西玛扎了废地铁后,根妹以为大锤死了就疯了变痴呆了,然后死里逃生大锤把她从疯人院里接出来一直藏安全地方养着直到两人都七老八十根妹终于在幻境里死掉回到现实,THE END.


其实我是懒得在正文里解释Root到底明白了什么。然后这篇磨了快一星期了,我也懒得改最后那段了你们就将就看吧。


爽嘛~我把脑洞都剖析出来给你们看了还那么长,请叫我就爱看你们大起大落过山车写一堆乱七八糟的什么鬼后语真有良心作者,谢谢。


啊~差点忘了还有个PS,看下面


ps:百合可以用来表达爱意,但白百合多是送与逝者表达哀思与追念的。


评论(53)

热度(68)

  1. Yu-Ting0209ChriiiiiiisHo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足の小草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ChriiiiiiisHo 转载了此文字
  4. 午安蝈蝈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