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iiiiiisHo

打脸,已废,现充,烦请取关

躲猫猫

这个...是迟来的红包债

估计最近正经的写不来了,如果还能开脑洞的话,这两天还会补一篇

笔力渣,望不弃

===============================


逼仄的狭窄空间里,碍事的衣服已经被拨到一边,Root从身后贴紧Shaw,热气随着脉搏的跳动起伏蒸腾。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玩这愚蠢的游戏,衣柜?你在逗我吗?”Shaw压低声音,空气中嘶嘶的声音让这些话听起来像从牙缝间挤出来的。

 

不,这就是。

 

Root身子前倾从柜门的缝隙向外观察着,“别搅了孩子的兴致嘛,她要玩躲猫猫,身为母亲哪有不陪的道理?”Shaw不自在的抖动了一下左耳,Root说话时带动的气流在Shaw耳边打着旋抚弄着。这理由还真是冠冕堂皇,Shaw翻着白眼,试图拆穿这拙劣的谎言。“那为什么你要跟我躲在一块?衣柜那么小,可以躲的地方那么多。”“这样,小Sam才能感受到一开柜门‘哇!我抓到你们了!’的一次抓俩的惊喜啊,Sameen~”

 

真是够了!

 

Shaw从Root怀里挣脱出来,转过身愤愤的瞪着她,而Root......好吧,一如既往的睁大了小鹿般的眼睛,无辜的眨啊眨的看着自己。

 

For God sake......

 

Shaw一把扯过Root的领子,将她拉向自己,恶狠狠的吸吮着这不知道下一秒又会蹦出什么话的唇,总之......还是这样堵住了安静点好!Root一开始有些愣神,而后激烈的回应着。她用力的啃咬着Shaw丰盈的下唇,仿佛要把刚刚愣神时失守的阵地攻略回来一般。舌尖舔舐过略微干燥的唇面,滋润它,牙齿轻咬唇瓣,绵软却又充满了弹性,仿佛棉花糖中夹着韧性的软糖,肆意变幻的形状下小小的回弹。Root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她感觉到Shaw带有薄茧的指间磨砂着自己的受伤的右耳,但她不想认输。她利用身高的优势将Shaw顶在柜壁上,衣柜随即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响,这让她感到更兴奋,因为她们不满五岁的女儿随时会因为响动找到她们。Root抬起右腿,膝盖顶在Shaw两腿间缓缓研磨着,右手趁着Shaw因突如其来的攻势绷直腰杆时探入后腰,沿着尾椎来回抚过。“Ah~”这随时会被发现的刺激以及手上传来的触感还有Shaw剧烈起伏的胸膛带来被刮过的愉悦,Root觉得甚至无需过多刺激自己就要到了。Shaw在Root哼出的娇喘后抓住空隙,将舌头探入她的口腔,舌尖划过上颚的褶皱,最终与Root抵死纠缠。她不自觉的扭动着自己的胯,而空余的右手则探入Root的睡裙中。

 

空的。

 

Shaw稍稍抽离了自己,激烈的纠缠带来了小幅度的面部肌肉酸痛。“你故意的?”话是疑问,但语气却是肯定的。她感觉自己的呼吸与Root交织在一起,她大概能想象得到自己现在的眼神充满了即将破牢而出的欲望,而她也看得到Root眼中“EAT ME”的邀请,但她在等,她在压制自己的冲动,她要她求她。Root听到了,她爱Shaw,她不想服输,但她爱她。

 

“We’re wet.”

 

一瞬间,天雷勾地火,Shaw急促的吻在她长颈上,她能感受到自己曲起的腿上那愈发泛滥的湿意,以及Shaw扭动胯部时胸前耸立的两点隔着背心透过睡裙带来酥麻的摩擦.....而Shaw的手指...God......她胡乱的捧起Shaw的脸一阵狂吻,从身后探入的手指缓缓推进,而身前的手指却在肆意的抚弄着那粒凸起。Root忍不住抓起Shaw的臀瓣,使劲的揉捏着。Shaw在她腿上扭动的更剧烈了,Root紧咬着下唇,忍受着噬骨的快感。狭窄的空间,紧贴的身体让她施展不开,只能抱紧Shaw的头,勉力支起右腿好让Sameen尽兴。她太湿了,以至于Shaw毫不费力的又探进了第二根手指,它们鬼鬼祟祟的门内外徘徊,探头探脑的步入,又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逃离,反复几次,几乎让Root咬碎了牙。终于,Shaw不再戏弄她,缓缓的深入,Root觉得自己就像正在进食的蛇,那种愉悦的逐渐充实的饱腹感。

 

而身前的手指吗?它太坏了~就像逡巡领地的狮子,它们围住猎物,时不时的上前逗弄一番,却又不总是那么认真。它们绕着你打转,让你颤栗,让你心跳加速,让你肾上腺激素急剧上升,却并不吃了你。不时的贴近又远离,转圈,在你看得见的感受得到的地方,享受着你在它们一举一动下颤栗的感觉,然后欺身上前,予以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Root的肌肉开始不自觉抽搐,进食的蛇在不时的碾压着猎物,而猎物则像贪念龙的宝藏的勇者一般,去而复返,带着一次比一次剧烈的猛攻,狮子却似乎是厌烦了游戏决定速战速决。她感觉衣柜里的一切似乎自带一层白雾,耳畔传来震耳欲聋的嗡鸣声。那悬空的感觉让她指尖深深陷入Shaw的肩膀,“Sameen!”之后身体一颤,决堤了。而Shaw也在她沉浸余韵,蛇腹下意识一收一放中来到了。

 

衣柜里的弥漫着一股情欲的气味,两人依偎在一起享受着余韵过后的平静,如果条件允许的话。

 

“妈妈们,你们好了吗?”

 

前一秒还在回味的两人,这一秒所能感受到的,大概也就只有燥热了。臊得慌。


评论(37)

热度(145)

  1. Yu-Ting0209ChriiiiiiisH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