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iiiiiisHo

打脸,已废,现充,烦请取关

跑道与桃心

预警:涉及轻微敏感话题,可能会引起稍许不适

 

黑体是内心想法

 

如有错误,还请指出

 

写的不好,在努力改进中

 

==================================

 
 
 

    气流带起的嗡鸣声随着一丝弥漫于空气中的蛋白质遇高温产生的焦味戛然而止,Shaw关上电吹风,结束了莫名的失神状态。

 

    这是第二次了。也是归队后的第一次。

 

    在狂欢过后,她在擦拭着湿发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无意中打破了某种自身的底线,或者说,是某种潜规则——不与人接吻。

 

    第一次与Root接吻,是为了阻止她对自己下一步举动的阻挠。在证券交易所那次。她明了Root对自身的情感,尽管这深厚的情绪都被惯于手持双枪的女人隐藏在那些不正经的暧昧调戏中。Shaw虽然无法回应什么,但她不傻,那强烈的如同刺穿浓厚密云的的清晨曙光一丝不落的戳在她心上。这是最好的办法。特工内心一直反复重复着,但房间里的电子温度计似乎跳动了一下,也许是电吹风散出的暖流导致的,而在呼啦啦的水声带来的磅礴湿气影响下,空气变得粘稠起来,这让她感到很不自在。黑发女人试图挣脱这种不适,她从酒店提供的酒柜中挑了一瓶酒精度高的酒,懒洋洋的倚靠在床头自饮自酌起来。大概是为了缓解燥热,Shaw大口咽下的液体在喉头燃起,顺着食道一路烧至肠胃,暖洋洋的盘旋在体内以至于她思绪飘忽。


7:00 p.m.

 
 

    Fusco在Riley警官的带领下步入了神秘、隐蔽而又破旧简陋的地铁站。“三件套,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会蜗居在这样一个...一个...朴素的地方!”他圆圆的眼珠有些呆滞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剧烈的反差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就是自Samaritan上线以来眼镜儿的据点,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个比较恰当的措辞。Finch显然情绪高昂,并没有在意胖警官的惊讶,以不同以往的、更为起伏的声调诉说着选择废地铁的好处。“你要理解,Detective ...”Shaw手提着打包来的美味从一旁走过,Root笑眯眯的跟在后面,手里还拿着几瓶Shaw爱喝的牌子的Whisky。他们欢聚在清理出来的长桌前,庆祝着Samaritian终于下线,两个上帝的对决终于结束,胜利女神的天平最终彻底倒向他们。Fusco在酒过三巡后开始管不住嘴,时不时的拿Shaw和Root打趣,Reese笑着劝他在喝两杯,Finch开始聊起Decima余部的后续处理工作,Root则带着一脸莫名笑意不停地给Shaw加菜,好像不这么做她会吃不饱一样。接近凌晨的时候,Fusco已然喝得不省人事了,大声叫嚷着“我不走!再喝!”Reese表示明天可以为拍档在警局请假,小分队无可奈何,只好将他安置在地铁站的行军床上。在Finch和John合力将神志不清的警探丢在折叠床前,黑客迈着长腿赶在他头落下前将枕头抽走,可怜的Fusco与钢丝床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他发出一声闷哼,随即毫不在意的翻身睡去,不多久,规律的呼噜声响彻空旷的据点。

 

    从唐人街出来后,女士们与男士们分道扬镳。Shaw在默不作声的跟着皮衣黑客漫步了将近两个街区后,忍不住张嘴讥讽。“你抱着一个枕头走在午夜的纽约街头,不觉得很蠢吗?”Root闻声扭头,笑容带着酒精影响下的傻劲,“我不能容忍别人触碰它,我是指...除了你之外,sweetie.”小个子女人不耐烦的翻着白眼,又来了。本想回刺几句,但白色枕套上隐约可见的上下两块印记交叠的浅黄污渍让她将涌至嘴边的冷嘲热讽生生咽了回去。她不说话,Root自讨没趣的耸了耸肩,不以为意的继续踮着脚与Shaw并排往前走着。在下一个十字路口时,高个女人突然停了下来,Shaw不明所以,猜想可能是因为快要到她俩分离的路口的缘故。Root突然侧着头,在微笑着倾听什么,但今天,或许是此刻,在酒精的作用下,至少Shaw是这么认为的。这习以为常的一幕让她莫名的烦躁,隐约有种熟悉的情绪在她心底叫嚣。“怎么?你的上帝不给人休假的吗?”黑客一脸莫测笑意的看着她,有一丝情绪在眼波深处一闪而过,随即又开始了不正经的调笑。“你在关心我吗,Shaw?我从不知道你那么在乎我。”特工啧了一声,撇开头不自在的声明着“我只是喜欢刺激。”她看不到Root的表情,猜想着一定又是那种黏糊糊的眼神,因为Shaw能感受到脸颊的绒毛因为热度而软化弯曲。她们沉默着,街角的信号灯红了又绿,绿了又红,反复几次后,Root率先打破僵局。她牵起Shaw的手一路狂奔,不是往Shaw的住所方向,也不是她自己往时离开的北边。

 

    Shaw被牵着跑,一开始有些踉蹡,身体下意识的反抗,却最终没有甩开。她们最后来到了一家高档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整个过程Shaw异常配合,她挑着眉检查了房间里的每个角落,之后默不作声的从酒柜中取出两瓶酒。她并不是担心女疯子涉险,并不。但随后的一切发生的顺其自然,她从Decima脱困后一直疲于奔命,团队众人常常忙得像陀螺一般连轴转,Shaw根本没时间考虑私人问题。

 

    还真是贴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Shaw不再找旁人解决私人问题了,可能是因为她和Root彼此间早已约法三章,比方说绝不接吻,也可能是她们彼此熟悉,用不着扮演别人,也用不着承担责任。因为压力而抑制许久的欲望蓬勃而出,她们在彼此喝完第一瓶酒的时候再也不做抵抗,像身体的本能屈服。她们激烈的亲吻着,唇瓣因为牙齿的磕碰而肿胀通红,平日里的文明世界的区别人与野兽的外在着装如今已成了恼人的束缚。肢体在碰撞纠缠中撕扯挣脱囚笼,最后重重倒在足够宽敞的床上,一室春光。

 

    等等!我们...接吻了?

 
 

    Shaw仰头狠狠灌了一口酒,希望能藉此平复纷乱的思绪,但显然,墨菲定律再次验证了它的准确性。Root从浴室中出来了,不着寸缕。Shaw无法控制自己耸动的喉头,一如她无法控制自己流连在对方美好酮体上的目光。Root侧着头走来,她的步子刻意放得很慢,手中的毛巾轻拭着湿发,水滴不时滴落在盈盈一握的胸前留下道道闪着光泽的痕迹。她身姿摇曳,带着出浴后的红润光泽,修长笔直的腿晃动着带出一片白色光影,赤足在地毯上行走着,经络清晰可见。但这些,这些都不是最夺人眼球的,那始于下腹盆骨间,一路延伸至神秘阴影的“机场跑道”......

 

    For God sake...Shaw知道她是故意的,从黑客显而易见的得意笑容中,从她闪烁着万丈星辉的棕瞳里,Shaw明白自己已然沦陷在造物的恩赐中无法自拔。但她不愿Root这么得意,她勉力控制着脖颈范围的肌肉,抽回有如实质的眼神,尽量不去想半小时前“跑道”曾带领她飞向何方......她将目光移开,侧身从床头柜上拿起遥控随意转台。总统套房的床很软,软到Root一坐上来特工就不自觉停下了节目的选取。电视屏幕正对着床,房间内不太明亮的灯光反衬出动物世界里的色彩斑斓,这一期,是关于黑豹的。床垫发出轻微的吱呀响声,Root扭动着身躯,撑着上半身趴在一旁。她翘起双腿随意晃动着,床垫中的弹簧配合频率呼喊着黑发特工。Shaw悄悄的用眼角余光扫过因姿势而显得愈发圆润挺翘的弧形,离开热水后受微凉空气刺激而凸起的红点,以及被一只手托着望向自己的脸。Root没拆穿她,她也乐于继续假装自己的窥视隐秘而不曾被发现。探索频道里絮絮叨叨的讲述着黑豹独来独往的狩猎习惯、生存准则,她们默契的保持沉默,直到Shaw感到小腹上传来的异样感。


    “为什么要转换风格呢?”Root的提问突兀的响起,这么一个古怪的问题成功的将Shaw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或者说,是脸上。

 
 

    “什么?”Shaw皱着眉,疑惑的看着黑客的眼睛,试图从里面寻找答案。但Root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将视线移动到自己的指尖,它轻轻顺着小腹划过,在被文明的象征遮掩的凹陷处缓缓往下滑,并不尝试用力深入,也不偏离方向,仿佛反复轻挠着猫咪的下巴,似有一还无意的逗弄着。Shaw深深吸了一口气,无视某块肌肤下散开的异样感,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你难道不知道,给予特工一个推子解决个人卫生已经不能再人性化了吗?”Root闻声抬头,明亮的眼睛闪过一丝的不自然,而后将指尖移至Shaw的腹部,沿着肌肉线条描摹着。Shaw感觉原先溢满房间的湿热气息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冷冽空气扫过肌肤的轻微刺痛感。她看了一眼犹自晃着纤细小腿的女人,将空调温度又调高了两度。

 

    “那你呢?你又是为什么转换风格?”Shaw清了清嗓子,问出了她这一整晚的困惑。原先明明是心形的。Root调整了一下位置,把小巧尖俏下巴搭在交叠于Shaw结实腹部上的手臂上,眼神闪烁着,而后坚定。“因为你啊,Sameen.”

 

    突如其来的摊牌让特工猝不及防,尤其是在双方“坦诚相待”的情况下。


她是知道Root对自己的感情的,她有二轴,但她不傻。她明白Root的这句“因为你”意味着什么,她想起了自己从前最爱修剪的风格就是“跑道”型的,她们不是第一次满足彼此,知道这些并不稀奇。然而这句话在这种情况下,在惯于调情的Root嘴里认真讲出时,下意识的,Shaw感受到了危险,就像节目里的黑豹会选择夜间在树干上休息一样,她本能的想要逃离“夜间的陆地”。但也许是大脑在受到惊吓后酒精的作用迅速退散,Shaw想起了许多不曾在意、被忽略的细节。她想起自己容忍这个女人从她手中抢走饮料,想起她们温暖彼此后自己渐渐不再找寻别的慰藉,想起一听到这女疯子身处险境时不顾一切的奔赴救援,想起证券交易所的那个吻,她们的第一个吻,而非一拳。


如果这些还能解释的话,那么今晚怎么解释呢?机器打扰她们时隐隐的愤怒感,任由着Root牵着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在路上狂奔,以及交换唾液的唇齿纠缠?Shaw想起了Gen曾经对自己说的话,原来音量低,不光是旁的人听不到,自己也不易察觉。她感觉到了,那溢满胸腔肺腑的鼓胀感,并不是愤怒,也许是...爱。

 

    特工抬头,动物世界的片尾花絮播放着被救回的黑豹宛如大猫一样扑向饲养员,它有时也会夜间睡在地上,万物的习性定理并不是一成不变而又不可改的,黑豹也是,二轴也是。Shaw沉默了一瞬,像是做了一个慎重的决定,随即回望Root。她绷着脸,看着Root眼中逐渐由希望期盼黯淡下来后,笑了。

 

    “那以后,我剃桃心吧。”

 


-END-

===============================


感谢各位给我的生日贺文,这里是回礼,鞠躬!


听说……大家都不大明白……这里解释下

 

 

机场跑道、爱的小桃心、山羊胡尖、剃光以及简单的大倒三角▽都是妹子们隐私部位毛发的修剪风格,感兴趣的详情请自查维基百科。

 

关于锤子为什么换风格——德西玛再人性也不可能给训练有素的特工提供高危险的剪刀剃刀这类比较锋利的修剪造型工具的,而推子不方便塑型你懂的,所以久而久之就习惯剃光了。

 

而根妹的桃心是一种比较流行的剃法,与她的声音相辅相成,我猜你们也不能接受根儿修个小山羊胡尖的。但大锤被抓走后因为想念吧,选择换风格。就像她会在那张地铁破折叠床上度过一些个难挨的夜晚一样。

 

枕套上的两块印记分属肖根。靠上的那块是根妹多次梦中无意识泪水打湿的,下面的那块是大锤睡姿不好口水流的.

 
 
 
 
 
 


评论(12)

热度(77)

  1. JFMChriiiiiiisHo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真隐晦
  3. 乖巧小井兔ChriiiiiiisH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管理员:时间点纽约之战后。肖根用一种隐晦的方式向对方表白了。HE一发完。文后作者贴心地加上了对文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