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iiiiiisHo

打脸,已废,现充,烦请取关

一个脑洞

大锤自城里打工回来后,发现原先村口王师傅的理发店被人盘下来了。老村长冯七叔说,“王师傅被儿子接进城里享清福了,这都是早几年的事了……”保安队长李四叔在大院里忙乎着为自个儿老伴烧水泡茶,闻言抬头,冲肖大锤眨巴眨巴眼,笑着接了一句“是个俏寡妇呢!带着个十来岁的女娃儿。”大锤翻了个白眼,算是敷衍过去了。 




回到家,村里好替人做媒的佐姨来家里拉家常。 “大锤啊,你说你老大不小都三十好几了,咋不在城里讨个媳妇儿回来呢?”




 “忙。” 




“你这样可不行,看你小模样挺俊俏的,咋就不开窍呢?”佐姨一边絮絮叨叨着这怎么行、姨看着你这个年纪还打光棍都抹了一把辛酸泪什么什么的。




大锤不耐烦的打断她,“姨你又想给我做媒呐?上次那个罗密欧怎么被我打断腿的你忘啦?” 




佐姨被噎得的好险一口气没顺上来,平缓了一下才继续,“这次不一样,这次给你介绍的是村口那个开美甲店的根寡妇,你可不知道,那小脸长得,啧啧啧……” 




“合着这回连寡妇都推销上了。”大锤撇撇嘴,从自家冰箱里掏出瓶土酿为佐姨满上。 “诶!话可不能这么讲!人小富婆来着的,娶进门了还白赚个十来岁的闺女,你都不用操心,镇里重点高中破格录取的,多涨脸!” 




“你就扯吧,要真有你说得那么好跟七仙女儿似的,干嘛那么久都没人凑上去当董永啊。”大锤扯着嘴角仰头喝了口酒,土酿就是够劲儿,可比城里的啤酒好多了。 




“嗨!你这瓜娃子懂个啥!隔壁村的兰伯特天天来做美甲,涂的一手法式美甲在村里晃悠,回家抠坏了第二天又来换花样,你去问问这村里谁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佐姨像不满意她不识货一样,末了啐了她一脸口水。 




大锤抹了把脸,也不生气,等着佐姨把话说完。 




佐姨也知道这只锤子的尿性,满意的继续卖力推销着,“人根寡妇放话了,喜欢有肌肉的,说是有安全感。”




 “哦?”她符合的接话,左眉顺势挑了挑。“所以你就往我这推销了?多黑碳和疤脸呢?他俩不也挺壮实的吗?” 




“作死啦!”大锤的肩膀被佐姨狠狠的打了一下,“你又不是不知道疤脸跟伊老师那点儿破事,我傻啊上赶着讨骂?” “可不是上赶着吗?”肖大锤咽了口酒,小声嘀咕着。




 “要死啦!” 




“有事说事,别学这调调,违和。” 




佐姨气得起身就往外走,小板凳因为动作大啪嗒一声倒在地上。“肖大锤!要不是人根寡妇喜欢雌的,我才不找你呢!” 




“不送。” 




肖大锤悠哉的仰头喝干了最后一滴酒,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上唇。砸吧砸吧嘴,觉得不过瘾,决定去村口卡姐生活小超市再买两瓶。 




今晚月色正好,拎着两瓶扭腰土酿的大锤哼着小曲往回走。微风吹得她脑门发胀,步子轻飘。 也许是喝惯了城里低度数的兑水啤酒,扭腰土酿的后劲在凉风吹拂的下产生了作用。当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站在根寡妇的美甲店前了。 




美甲店的招牌很好看,城里人嘴里的后现代蒸汽朋克风格的设计,“一枝花美甲店,嘿!”锤子喷着酒气,一字一顿的念着。想着这几天村里人挪揶的小眼神,一股邪气就顺着酒意窜上脑门,然后抬腿就是一脚。 








夜踹寡妇门,爽! 








大锤脑子里回荡着一个“爽”字,然后光荣断片了。

评论(65)

热度(48)

  1. 锤锤的增高垫ChriiiiiiisHo 转载了此文字
  2. 哈默ChriiiiiiisHo 转载了此文字